十堰破获特大网络制贩毒品案 缴获毒品5千
来源:未知 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1-21   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许某向民警承诺,只要放他一马,立即拿出200万元现金。专案民警丝毫没有动心。为了躲避跟踪,民警在沿途换车时,没有住宾馆,而是选择不起眼的小招待所,轮流值守。就连睡觉时,民警也把自己和许某用铐在一起。 表面上,他担任湖南一公司驻深圳分公司的副总

  许某向民警承诺,只要放他一马,立即拿出200万元现金。专案民警丝毫没有动心。为了躲避跟踪,民警在沿途换车时,没有住宾馆,而是选择不起眼的小招待所,轮流值守。就连睡觉时,民警也把自己和许某用铐在一起。

  表面上,他担任湖南一公司驻深圳分公司的副总,在深圳有车有房。暗地里,他却是一名大毒贩,低价购买毒品然后通过网络高价向全国各地贩卖,从中牟取暴利。昨日,东岳公安分局正式向媒体披露,警方历时1年,破获一起督办的特大网络制贩毒品案件,共抓获嫌疑人10名、捣毁制毒窝点3处,缴获、麻果及半成品毒品5000余克。

  2015年12月下旬,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在工作中发现,一快递公司十堰分公司收到两个寄往外地的包裹十分可疑,里面有疑似毒品的东西。

  民警立即开展侦查,并对包裹暂扣搜查,发现两个茶叶盒里装着,重量分别为2.935克和2.747克。据民警查验,寄件地址为十堰城区,收件人地址分别为内蒙古赤峰市和辽宁省大连市。

  在城区竟然有毒品交易的情况出现,市公安局高度重视,经过研究之后,决定把该线索移交至有着丰富侦破毒品经验的东岳公安分局侦办。

  2016年初,接到该线索后,东岳公安分局立即从禁毒、刑侦、治安等警种抽调经验丰富的民警,成立专案组,局长梁虎担任组长,开始对该案立案侦查。

  一接触此案,民警就感觉嫌疑人很狡猾。据快递公司工作人员介绍,他们并没有接触到快递包裹的人,而是每次根据他的电话去取包裹,且地点和联系电话也不固定。通过侦查,民警发现寄件人的姓名也是杜撰的。

  民警通过走访获悉,嫌疑人平时有很多包裹进出,而且在诸多临时寄存点之中,有一个小商店曾被放过几次包裹。民警调出该路段视频监控,并结合快递公司工作人员和商店老板的辨认,终于锁定贩毒嫌疑人是元某。

  经调查,元某32岁,河北清苑县人,在十堰生活已有3年之久。元某没有什么正当职业,平时每天在麻将馆打牌,且长期在六堰一宾馆包房居住,出手比较阔绰。

  进一步核实元某身份时,民警发现他经常有大量快递包裹,有别人快递给他的,也有他发到全国各地的,而包裹一般是茶叶、鞋等。仅2016年3月29日一天,元某就分别向浙江、河南、辽宁、山东、吉林、河北等地快递9个包裹。

  专案组分析案情时,发现每次给元某快递包裹的地址是广东省深圳市,位置相对固定。“这可能是元某的上线,要把这个团伙连根拔起。”专案组重新调整侦查方向,随后兵分两路,一路远赴深圳对元某的上线进行调查,另一路在十堰继续跟踪元某。

  在深圳市龙华新区,专案组民警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协助下,迅速锁定元某的上线刘某。而在对刘某的侦查中,民警发现刘某是湖南一建筑公司深圳分公司的副总,在当地有房有车。

  通过对刘某行踪的排查,民警发现刘某每周有两次定期召集一些人到公司里聚会,时间一般在夜晚,而人员相对固定。通过不断摸排,民警推断他们可能是聚众吸毒。民警还发现,刘某除了给元某发快递外,还通常往全国各地快递包裹,其账户里经常有大额资金出现。

  民警迅速将摸排的情况传回十堰,专案组经过会商之后,觉得抓捕时机已成熟,便向上级汇报请求收网。

  在深圳市龙华区一小区,当收到抓捕命令后,早已跟踪多时的便衣民警立即将正在逛街的刘某抓获,并带至当地公安机关;在十堰市张湾区,民警将正在麻将馆里打牌的元某当场抓获。随后,专案组根据前期的侦查摸排,在深圳和十堰,将两名嫌犯的马仔和部分下线抓获。

  许某向民警承诺,只要放他一马,立即拿出200万元现金。专案民警丝毫没有动心。为了躲避跟踪,民警在沿途换车时,没有住宾馆,而是选择不起眼的小招待所,轮流值守。就连睡觉时,民警也把自己和许某用铐在一起。

  刘某到案后,专案组迅速将其押解回十堰,并迅速展开审讯工作。刘某、元某等人对吸食毒品和通过网络贩毒的行为供认不讳,还主动交代其他违法行为。

  经查,2015年7月至2016年4月,刘某先后十余次从他处以每克30元的价格购买10余公斤,再以每克100元的价格通过网上支付或银行转账,以快递送货的方式往湖北、黑龙江、天津、河南、广东等省市大肆贩卖毒品。

  2015年10月至2016年4月,元某先后多次从刘某处购买,通过微信、QQ联系下家后,以微信转账、快递送货的方式将贩卖给吉林、黑龙江、辽宁、河北、江苏、浙江、上海等十余个省市的几十个下家牟利。

  专案组根据刘某的交代,从制毒原材料来源入手,派出多组民警分赴黑龙江、湖南、云南等地,于2016年7月15日在湖南澧县抓获向刘某提供制毒原材料的吴某,在其家中收缴压片机等制毒器具30余件,已制成的麻果粉802克,咖啡因、香精等制毒原料5000余克。民警在云南昭通抓获吴某的下线李某、朱某,在李某家中收缴咖啡因178.88克,制造麻果的压片机等制毒工具十余件。

  东岳警方历时1年,在鄂、粤、黑、湘、云等地公安机关的协助下,一起督办的特大网络制贩毒品案件成功告破,共抓获嫌疑人10名、捣毁制毒窝点3处,缴获、麻果及半成品毒品5000余克,缴获作案车辆1台、缴获制毒机器3台,制毒原材料20余公斤及一大批制毒器具。

  同时,专案组通过对已抓获犯罪嫌疑人审讯深挖,研判出30余条涉及多省市的制、贩毒情报线索,并及时移交。相关省市根据线索,及时抓获犯罪嫌疑人。

  东岳公安分局局长梁虎介绍,随着互联网快速发展,贩毒分子利用网络的实时性、传导性、聚合性进行贩毒,是传统贩毒方式之外的新方式,易形员较多且较为稳定的吸食、贩卖群体,危害极大。而且,互联网涉毒违法犯罪活动已发展成为制毒、贩毒、吸毒和犯罪勾联的全链条涉毒活动。作为公安机关,要把打击锋芒对准贩毒团伙、网络,不遗余力地向毒品犯罪发起猛烈攻势。

  警方提醒网民在上网过程中,若发现一些QQ群及论坛等网络媒介的成员存在吸毒贩毒等违法犯罪的可疑情况,应及时报警并积极协助公安机关打击违法犯罪,净化网络环境,维护公众合法权益。

  2016年4月19日,当该团伙主要嫌疑人刘某和元某落网后,民警就在深圳连夜对刘某进行审讯,得知其于当日给黑龙江省双鸭山市许某分批次快递了500克。按时间推算,货还没有到。

  抓捕民警迅速向上级汇报,并立即从深圳赶往黑龙江。就在民警在路上奔波的时候,坐阵于十堰的专案组指挥部迅速与当地公安机关联系,并把相关证明传真过去,保证抓捕民警到达后能立即开展工作。

  4月22日10时许,当许某出现在一快递公司门口时,早已在此处布控的民警迅速出动,人赃俱获,现场从其3个包裹里搜出500克。

  民警准备将许某带回十堰时,却遇到阻力。许某在当地盘踞多年,曾经是一名干部,后因非法持有毒品被开除公职,之后便开始贩毒。民警将其带回附近公安机关时,后面出现了不少跟踪人员,并不停地骚扰。

 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,抓捕民警临时决定:不在当地过夜,立即回十堰。当地公安机关立即用警车将他们送到火车站。

  许某向民警承诺,只要放他一马,立即拿出200万元现金。专案民警丝毫没有动心。为了躲避跟踪,民警在沿途换车时,没有住宾馆,而是选择不起眼的小招待所,轮流值守。就连睡觉时,民警也把自己和许某用铐在一起。

  现年50岁的吴某是湖南澧县一名农民。2016年7月15日,东岳公安分局民警将吴某抓获,在其家中搜出大量制毒器具和制毒原料。

  据吴某称,2007年,他和老弟向某一起到云南做生意,发现那里有很多制毒贩毒的。2009年,两人商量写了一份材料向公安机关举报。之后,他还写过三四次匿名举报信,举报毒品情况,没有得到回信。2013年,吴某母亲病危,他便回到湖南老家。

  不久,向某便给吴某打电话,说公安机关已与他联系,并安排人和他见面,让他以卧底身份提供贩毒线索。因为向某的腿有毛病,行走不方便,这项任务就由吴某来执行。

  吴某称,由于没有同伴协助,也没有经验,为了打入毒品圈子,他便从网上买来水果干燥机、电子秤、香精香料,还有各种烧杯和量杯。他还从网上搜索视频,一边学习制毒技术一边记录。

  民警根据吴某的交代,与其所说的门联系后,发现吴某所说的都是假话,其真实目的就是想逃避打击。

  今年25岁的万某没有正当职业。有一次,万某在麻将馆结识了元某。2016年初,万某到元某的住所找他,见元某在吸毒,元某问万某吸不吸,曾有过吸毒史的万某便跟着吸毒。

  从此,万某经常到元某家吸毒。元某并没有向他要钱,时间一长,万某觉得不好意思。有一次,元某让他帮忙拿快递,万某立即答应了。之后,万某便成了元某的马仔,元某需要收发快递时,万某只要有时间,就负责投递和收取,而回报便是能免费吸毒。

  2016年4月19日,元某被东岳警方抓获后,万某没在现场,但民警已掌握其相关信息,并布控抓捕。而万某并不知情,认为自己只是帮元某收快递,没有什么事。

  4月25日,万某得知元某被关押在十堰看守所后,便带着元某的女朋友去探视,“看看他为什么被抓,另外打听一下会不会牵连我。”万某一到十堰看守所,立即被民警抓获。